作者:和君咨询合伙人 王绍凯

 
【题记】 8月1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他强调:“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强化互联网思维……”。习大大对“强化互联网思维”的要求可不仅仅停留在“倡导”层面,在率先垂范互联网思维上,习大大也绝对算的上是潮人一枚。
 
一、先从“学习粉丝团”和“媛媛FansClub”说起
 
从庆丰包子铺“习大大套餐”到家宴款待连战的陕西“biangbiang面”,从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到旧照撞脸都教授,从习大大的足球情缘到蒙古国访问时的拉弓射箭……每一个看似不经意的细节都无不在互联网上迅速引发海量转发和评论。
 
不经意间,一个名为“学习粉丝团”的新浪微博账号开始成为我们“近距离”接收习大大近况的“第一媒体”,短短一年多时间,该微博已拥趸260余万粉丝;于此同时,微博“媛媛FansClub”也牵引着超过38万的粉丝群体与“学习粉丝团”遥相辉映,就像一对夫妻夫唱妇随。网友们几乎可以第一时间了解习主席和第一夫人的生活和工作动态,这和人们从CCTV、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传统主媒所获得的冷冰冰的信息完全不同,中国国家元首与基层老百姓间史无前例地实现了零距离、热腾腾的互联。
 
上面其实只是新届党中央和政府拥抱互联网思维的一个最为直观的表现,因为我们从中还能够看到“硬邦邦”的互联网技术和手段的运用;在笔者看来,习大大互联网思维的精髓其实更主要体现在其软性的执政理念上。
 
二、再来重新看看“中国梦”
 
“十八大”,习大大提出了“中国梦”的执政理念。关于中国梦的官方解读请自行度娘,笔者关注的是“中国梦”理念究竟透露出什么样的互联网思维。
 
中国梦理念强调:“中国梦首先是13亿中国人民的共同梦想”,“(中国梦应)凝聚每一个人的力量和每一份梦想”,“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中国梦是‘个人梦’和‘家国梦’的交织体,个人梦想的实现离不开家国梦的支撑”,“生活在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能够创造出来”,等等。
 
看出端倪了吧?
 
首先,中国梦史无前例地提出要尊重“个人梦”、“每一份梦想”,这和我们从小到大所接受的绝对集体主义价值观是不同的,中国梦强调的是个人梦与国家梦要同等对待、彼此交织。我们经常感叹美国人的创新激情和创新能力,其实说到底,在于美国对个人价值观和个人梦想的尊重,这其实正是民主的基础。
 
另外,也更为关键的是:“中国梦”与以往几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执政理念相比,在思维模式上有着根本的不同。
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到科学发展观,其背后的逻辑是不断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行一脉相承的深化和完善。具体做法是:首先由中央提出一套理论和核心价值观,然后再逐级宣贯、学习和实践运用(虽然中央也大力倡导实践中要活学活用,但实际的效果却常常演变成形式主义)。
 
“中国梦”本身显然谈不上是一套完备的“理论”,更谈不上是一个目的指向鲜明的价值观描述,但“中国梦”却似乎昭示了一个全新的执政方式,即:中央不再预先研发出一整套“万能”的指导性理论和最能够代表当时执政诉求的核心价值观体系,然后通过半强制性的集体学习、谈观感谈体会逐级贯彻;相反,国家首先鼓励的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个体价值观、个人梦想的张扬,鼓励基层首创精神,激发基层活力。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国家的角色又相应做哪些切换呢——不再是指挥和命令,而是要为每一个民众个人梦想的实现创造越来越好的平台和环境。当所有民众的基层创新活力被点燃,再由国家的各级各类平台不断将其互联、提炼和凝结成真正共识的国家梦和普适性的国民价值观。
 
这难道不正是“赤果果”的互联网思维吗?
 
互联网时代的本质是通过建立最广泛的互联、最大限度地消除信息不对称,信息的最大化共享会无限激发民智,进而实现个体力量的全面崛起,并以此倒逼权力从处于金字塔顶端的统治者手中向基层个体转移(国家层面的表现为从政府向民众转移,商业层面表现为从企业向消费者转移,企业层面表现为从老板向员工转移);这样就会不断促进民主程度的深化——从政治民主的深化到商业民主、企业管理民主的深化,最终将我们整个人类社会改造成为一个不断扁平化的“耦合平台+活力网络”型组织形态。
 
于是,我们找到了习大大理念和互联网思维在本质上的共通之处:尊重个体+平台耦合!抑或如官方的表述:顶层设计+基层首创。
 
可见,互联网思维是贯穿起习李政府的执政和经济发展理念的主线。包括后续的国资国企改革将重点放在“从管资产为主变为管资本为主,(国资委)不干预企业具体经营活动”、“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等其背后都牢牢吻合着互联网时代的精神!
 
综上,我们完全可以将“顶层设计+基层首创”作为互联网时代企业(集团)运行模式重构的主导性规则。
 
这里面有三个关键点:
 
第一,必须承认“基层首创是无法先验性设计的,而是靠自组织野火般自燃的”这一基本观点。
 
第二,顶层设计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激发基层活力并为基层的“创新野火”营造良好的燃烧环境和引导环境——所以,顶层设计是整个企业集团“价值核爆效应”实现的前提,顶层设计的优劣将最大限度影响基层首创的最终效果。
 
第三,顶层设计的核心内容是构建“集团价值耦合体系”,营造“耦合效应”——即集团各单元要素之间能够结成自主、自由、高效的互联、互动和互赖关系;同时,集团通过某种磁场效应引导这些耦合关系朝向一个共同的目的和方向:推动集团系统进入一个螺旋上升的、不断进化的循环通道!
 
【写在最后的话】
传统企业集团曾是工业时代的王者和领袖,但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他们却被贴上了“传统企业”这个带有歧视性的标签,并面临着时刻被颠覆的威胁。更可悲的是,对于这一类重要的巨无霸群体,却没有一个系统的理论来引导他们的互联网转型之路,这本身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