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和君咨询合伙人 王绍凯

【题记】笔者无意在“互联网营销”、“互联网商业模式”等焦点热词上继续锦上添花,因为互联网思维对传统企业的冲击已然突破了行业规则和商业模式层面(营销、渠道、产品),正在进一步深刻渗透和改造传统企业的内部组织架构、管理逻辑乃至文化价值观——这其中,集团型企业成为“重灾区”。

 互联网时代,用户至上催生了商业民主,个体的充分崛起倒逼企业管理民主化时代的到来。工业时代,民主思想的种子主要长在“政治”的土壤里。互联网时代,随着商业主导权真正意义上交给了“用户”,商业民主时代来临了。

那么,下一步呢?
 
没错!恭喜你回答正确,接下来就是企业管理的民主化。这对传统企业(尤其是企业集团)而言将不是一个选项,而是能否在互联网时代生存下来的基本理由。
 
为什么这么说?
 
第一,先从外因说起好了。
 
工业时代企业竞争致胜的最关键要素是要有一位英明、强悍的领袖——老板;而互联网时代企业要想取得成功却要依靠开放包容的领袖与高度活力基层间紧密耦合的“双核驱动”。
 
造成这种差别的根本原因是我们生活的整个世界正在从一个低不确定环境切换为一个高度不确定的环境。
 
过去,老板就是一家企业的超级业务员,老板亲自出马搞定关系、敲定项目、领导创新,各部门、各业务单元无非就是紧紧围绕在老板周围,以一种半军事化的状态通过良好的执行力贯彻老板意图、完成具体的工作承接。即便企业越来越大并演变成集团,这种基本的游戏模式也没有根本上改变,集团管理总部的组建无非是为了延长和放大老板的手脚和能力。在这种游戏规则下,集团总部就是管控指挥中心、资源集中调度中心、集中决策中心,而下面的各级公司角色也就十分纯粹了:指标承担者、命令执行者和被管控者。于是,企业的战略就约等于老板的战略,企业的文化就约等于老板的文化,母公司对子公司的管控约等于老板向下插手的意愿表达……企业成了老板特质的外化。
 
为什么很多企业靠着这种“老板单核驱动”的模式走向了成功?答案是:与互联网时代相比,过去的竞争环境还是相对稳定的:行业边界较为清晰,行业规则较为明确,竞争对手较为显现,竞争手段也较为单一……于是,只要有一位英明强悍的领袖带着一群领悟能力强且执行坚决的团队,就可以像古罗马重装步兵军团一般无坚不摧无往不胜。
 
当然,这种模式所要求的集团管理效果也就非常明确了:老板/总部负责英明的决策,各单元/子公司负责执行命令完成指标,母子公司之间的核心关系就是管控与被管控。
 
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瞬间重构了我们曾经熟悉的环境:行业边界越来越模糊并且不断被重新定义,原有的行业规则不断被破门而入的“野蛮人”(尤其是互联网企业)所改写,最致命的竞争对手已经不是此前的那几家,他们如鬼魅般隐藏在你的周围冷不丁杀将出来,并用一套你闻所未闻的招式将你顷刻放倒甚至直接斩首。已有“好事者”列出了“死亡名单”——17个传统行业正在被互联网颠覆:零售业、批发业、制造业、广告业、新闻业、通信业、物流业、酒店业与旅游行业、餐饮业、金融业、保险业、医疗业、教育行业、电视节目行业、电影行业、出版业、垄断行业。
 
是的,这是一个高度的不确定时代,并且不确定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越个人智商和精力所能应付的程度,哪怕他长着一个一吨重的大脑和三头六臂也不行——“老板单核驱动”模式失效了。
 
要想相应对来自高不确定环境中的高不确定威胁,办法有且只有一个:让企业肌体中的每个单元每个细胞都变成大脑,而不仅仅是手脚——尤其是直接对接客户、对接市场的基层组织,“让听得到炮声的人决策”,变“正金字塔”式集团管控为“倒金字塔”式服务与集团价值耦合。
 
好了,答案揭晓了:尊重基层、激活基层、让基层组织有更大的活力和自主权是互联网时代企业集团生存的基础和取得成功的保障。
 
第二,再来说说内因。
 
我们持续提倡“研究互联网一定要重点研究互联网新生代的思维和行为模式”,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将是未来主流的互联网消费群体,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开始批量地以员工身份走进每一家企业。
 
现在要判断一个企业能否在互联网时代走得更远,笔者提出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标准:能不能持续吸引、留住并激活这些互联网新生代们。
 
在中国,如果说80后们还属于从传统时代进入互联网时代的夹心层,那么90后们就算得上彻头彻尾的互联网原住民了。现在,最“老”的90后已经到了就业的年龄。很快,90后们将取代80后们,成为企业员工队伍中的基础力量,同时也会成为无法用传统价值观标尺来度量和评价的新生代。
 
90后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反权威,对所谓的等级和控制有着天然的排斥,并且会迅速表达为行动。与80后相比,90后的行为表达更加激进、更加张扬,如果喜欢就会赤裸裸地表示喜欢,如果不喜欢就劈头盖脸地表示不喜欢——传统的“管控”手法对90后们天然失效了。
 
这就是为什么笔者屡次在各种场合提到:传统企业所面对的不仅仅是一日千里的互联网技术,而是被互联网改造的整个世界——当然也包括作为互联网新生代的企业员工——从现在开始,企业不应该再用70后80后90后等带有明显年代特征的标尺来度量员工了,也不能用你上海我山东、你喝咖啡我吃大蒜来区分彼此——未来企业里面只存在两类人群:工业人和数字人。
 
可我们发现,现实情况却是:在大中型企业集团中,作为工业时代代表的50后、60后人群几乎组成了企业核心决策层的全部,拥有企业绝大部分决策权力。70后能够进入决策层的已是少数,80后就更加凤毛麟角了。很多管理者搞不清楚80后、90后们在想什么已经很久了,更谈不上懂得如何去吸引并管理他们。
 
这里面的最首要问题或许还不是管理者们如何从行动上去和互联网新生代们打成一片,而是首先需从整个企业的价值观和文化上倡导管理民主的氛围,管理者们从意识上就不能再用“小孩子”甚至“垮掉的一代”等歧视性眼光来看待90后,相反,90后这个群体有理由得到更大的尊重包容甚至被敬畏,因为他们才是企业真正的未来所在,是真正推动企业向互联网时代进化的根本驱动力。
 
【写在最后的话】
传统企业集团曾是工业时代的王者和领袖,但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他们却被贴上了“传统企业”这个带有歧视性的标签,并面临着时刻被颠覆的威胁。更可悲的是,对于这一类重要的巨无霸群体,却没有一个系统的理论来引导他们的互联网转型之路,这本身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